瑞士生物学家:美国试图推翻溯源报告结果 世卫恐沦为政治工具

(观察者网讯)有关新冠病毒源头问题,中国向来主张进行科学溯源,也已两次邀请世卫专家来华开展研究。然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客,却抱着政治目的企图对中国搞“有罪推定”,不断炒作“实验室泄漏论”,而那些反对“实验室泄漏论”的科学家们,也承受着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

据南太平洋地区中英双语媒体“南太之声”7月27日报道,来自瑞士伯尔尼的生物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Wilson Edwards)日前在社交媒体脸书发文,直指美国正寻求推翻世卫组织第一阶段溯源报告的结论,担心世卫组织正组建的新型病原体起源国际科学咨询小组会沦为美国的政治工具。

爱德华兹提到,有世卫组织消息人士告诉他,美国在溯源问题上一直在攻击中国,甚至不愿意睁开眼睛去看看数据和研究成果。

世卫组织近日向其成员国通报了第二阶段新冠溯源工作计划,爱德华兹表示,在了解到这项计划后,他担心世卫组织会从此前的结论(即病毒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传人)中“倒退”,“更重要的是,我担心世卫组织缺乏以科学为基础的独立判断。”

爱德华兹表示,作为一名生物学家,他在过去几个月里“惊愕地”目睹了新冠溯源是如何被政治化的,“这很有可能削弱科学界的士气,甚至阻碍促进全球公共卫生事业的努力。”

在他看来,世卫组织溯源新计划,包括审查在2019年12月发现的“最初人类病例地区”开展工作的实验室等提议,主要是出于政治动机。

爱德华兹透露,过去六个月里,尤其是在第一阶段溯源结果出炉之后,一些世卫组织消息人士和多名研究人员抱怨称,只要他们表态支持第一阶段溯源结论,就会承受美方和部分媒体的巨大压力甚至威胁。

“有人告诉我,美国正试图诋毁参与第一阶段溯源研究科学家的资格,并试图推翻报告结论。这对科学家的声誉造成的潜在损害非常严重,以至于一些人正考虑退出研究小组。” 爱德华兹写道。

爱德华兹所描述的,也是不少国际顶尖科学家正在经历的。中国-世卫组织新冠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成员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多次驳斥“病毒实验室泄漏”阴谋论,也因此受到外界压力。今年6月,业界权威杂志《柳叶刀》发声明,称达萨克已“回避”了《柳叶刀》新冠病毒委员会的病毒溯源调查工作。

2019年底曾在武汉病毒所工作的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也曾因为揭露涉及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成为美国极端分子的攻击目标,不得不报警求助。

爱德华兹说:“作为一名生物学家,我和其他科学家一道,主张对早期新冠肺炎病例、新冠病毒可能的宿主及中间宿主进行更广泛的调查。但我们担心的是,如果拟议的溯源计划是针对某个国家,将进一步削弱世卫组织的独立性。我也非常担心,这样做会误导世界寻找新冠的起源。”

爱德华兹提到,有世卫组织消息人士告诉他,美国在溯源问题上一直在攻击中国,甚至不愿意睁开眼睛去看看数据和研究成果。美国对第一阶段溯源的质疑看似有理,但显然缺乏证据。例如美国声称,武汉病毒研究所此前在研究冠状病毒时还在收集蝙蝠样本,其2013年首次在菊头蝠中发现的冠状病毒RaTG13,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与新冠病毒同源性最高的(96.2%),美国由此认为新冠病毒是由RaTG13演化而来。然而,生物信息学家普遍不认可这种说法,因为3.8%的差异性需要数十年的演化。

爱德华兹还指出,美国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有进行“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试验的能力,还根据全球范围内数十起BSL-3或BSL-4实验室的泄漏事件,推测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可能发生类似事故。

“这些假设似乎是合乎逻辑的,但如果没有发现支持这些假设的实质性证据,就不应将它们用作采取行动的理由。否则,世界就会陷入阴谋和投机造成的不确定性之中。”

事实上,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此前接受中美媒体采访时就反复强调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毫无根据。基因组序列3.8%的差异对于冠状病毒来说是一个显著的差异,没有证据表明实验室研究的蝙蝠病毒能直接感染人类。石正丽的实验与“功能获得”(GOF)研究不同,因为其目的不是让病毒变得更危险,而是了解病毒如何跨物种传播。

谈及美国重返世卫组织,爱德华兹评论道,虽然科学家预计此举将加强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努力,拯救更多生命,“但不幸的是,华盛顿的重新加入给这个以科学为先导的国际机构带来了地缘政治竞争。一位与世卫组织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告诉我,拜登政府正在不遗余力地重建美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并寻求主导关键问题。”

爱德华兹最后表示,美国批评世卫组织第一阶段新冠溯源研究小组缺乏代表性,并声称其受到中国政府的干预,“然而,据我所知,给世卫组织施加越来越大压力的正是美国,它的目的是将其盟友和本国的专家列入第二阶段研究小组名单。”

他认为,世卫组织决定成立一个关于新病原体来源的常设国际科学咨询小组,“显然是美国施压的结果”,“随着科学问题继续被政治化,我毫不怀疑这个咨询小组将屈服于政治工具。”

在新冠溯源问题上,中国一贯本着开放、透明的态度同世卫组织开展合作,已两次邀请世卫专家来华进行溯源研究,专家也到访了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的各类生物实验室。

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指出新冠病毒“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传人。报告还提出了联合专家组下步研究的建议,包括在全球更广范围内继续寻找可能的早期病例,由全球科学家在多国多地寻找可能成为病毒宿主的动物物种等。

此后,美国政府无视世卫专家组的科学调查成果,屡次拿未披露的“情报报告”造谣“实验室泄露”,试图带节奏发起新一轮针对中国的“病毒溯源”国际调查。美国总统拜登今年5月更下令美情报部门“90天内提供新冠病毒起源报告”。

但《华尔街日报》6月27日披露,美国情报机构尚未找到有力证据,“拜登已经意识到,90天后可能不会有一个绝对明确的答案”,报道还称,拜登将在7月中旬收到一份调查进展的中期报告。不过7月中旬早已过去,这份所谓“中期报告”进展如何尚不可知。倒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7月16日的一则报道中援引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情报界在病毒究竟是“来自武汉实验室”还是从动物传给人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且目前的情报“强化了病毒最有可能是自然起源的观点”。CNN也不忘补充道:“这并不排除这种病毒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意外泄漏的可能性……尽管许多熟悉这项研究的科学家表示,这种泄漏不太可能。”

同样在7月16日,世卫组织秘书处向成员国通报了第二阶段溯源工作计划。按照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简报会上的说法,世卫组织打算进行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的5项进一步步骤,包括“研究武汉及其周边地区的动物市场,包括继续对华南批发市场出售的动物进行研究”。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7月25日回应指出,这份工作计划同第73届世卫大会决议要求不符,同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的结论和建议不符。中方以及许多世卫组织成员国都遗憾地注意到,这份工作计划受到了严重的政治化干扰,是一份丢失科学客观原则、缺乏合作精神的文件。

赵立坚表示,中国-世卫组织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明确得出了“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结论,国际科学界对此也有广泛共识。而这份工作计划仍坚持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作为研究重点,反而刻意忽略了全球早期病例、冷链传播病毒等重要研究方向。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份工作计划是在呼应美国等个别国家鼓噪的“实验室泄漏论”。加上起草过程缺乏透明度,也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份工作计划是政治操弄的产物。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